蜜桃乌龙麦旋风

当我们谈论性时,我们想到了什么

【Drarry】十年火箭炮(上)

战前,三年级左右吧

 

十年火箭炮:出自动漫《家庭教师》,被十年火箭炮打中的人会和十年后的自己互换五分钟。

本文私设:被炮弹打中的人头顶会出现十年后自己的影像,这是小天狼星送给三人组的礼物,出现的影像三个人都可以看到。

 

一切属于jk罗琳

 

1.

哈利波特三人组最近又有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整个霍格沃茨都知道,但这个小秘密到底是什么,整个霍格沃茨都在好奇。

 

2.

周五晚上的礼堂到处弥漫着周末将近的兴奋,今天哈利被斯内普教授留了堂,只有赫敏和罗恩一起来吃饭。

 

罗恩又拿着他那个鬼鬼祟祟的炮筒了,最近三人组去哪儿都拿着这个奇奇怪怪的东西,整天凑在一起叽叽喳喳。

 

“嘿,理查德”罗恩跑到一个一年级格兰芬多身边,挤眉弄眼的叫人家的名字,“理查德,你喜欢穿粉色的裙子吗?我感觉你穿粉色的裙子蛮合适。”

 

罗恩话音一落,周围响起了哄堂大笑。

 

“罗恩”赫敏把他拽到一边,放低了声音,“罗恩,你不能这样,我们说好了不能用看到的未来的东西……”

 

“诶呀,好了好了,赫敏,只是个玩笑。”

 

罗恩话音没落,礼堂大门被砰的一声打开,一个金色的脑袋和他的跟班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差点被大门打到的罗恩刚想跑上去理论,突然他灵机一动,扛起炮筒对准了不远处那个金头发的脑袋,“哇哦,让我们来看看斯莱特林的金发公主十年之后穿什么样的裙子吧”

 

……

 

看着上面一片干净的金色脑袋,“赫敏,我打中了吗?”

 

“嗯,好像是打中了”

 

“之前有过被打中但什么都没出现的人吗?”罗恩有点愣住,小声问道。

 

“好像没有过”

 

“那……那家伙?对了,他一定是戴了什么神秘的防护的东西”罗恩找回了正常的音量,“要知道,黑巫师嘛,总得更小心一点,更何况那家伙还是斯莱特林最招人恨的混蛋”

 

3.

“今天晚上该死的斯内普的留堂,知道嘛他竟然没收我的魔杖让我处理青蛙的眼睛,你是不知道那东西摸起来是什么样的感觉,呕,”哈利从外面一路小跑刚迈进格兰芬多塔楼,就忍不住开始控诉斯内普对自己的不公正对待。

 

可是,“罗恩,罗恩”

“嘿,罗恩,你在想什么?”哈利提高了声音忍不住把书包丢到发呆的红头发的脑袋上

 

“哦,哈利,你回来了”罗恩回过神来,“嘿,对了,晚上你没去吃饭的时候,我和赫敏给那个白鼬用了十年火箭炮”

 

哦,这下哈利兴奋了,“你们看到了什么?”

 

“我当时有点想看他十年后会不会穿一条裙子,要知道之前一直有人叫他什么斯莱特林公主”(其实只有罗恩这么叫过)

 

“所以它穿裙子了吗?”

 

“我想可能礼堂东西太多了我打到了凳子上,或者他戴了什么防护的东西”

 

“什么?”

 

“总是就是,什么都没有出现。”

 

“什么都没有出现?”哈利愣了一会儿,“那一定是礼堂人太多你打到了柱子上或者他戴了什么防护的对象,明天让我们再试试。”

 

4.

于是霍格沃茨就看到整个周末三人组都扛着他们的秘密炮筒在斯莱特林地窖附近晃来晃去,可惜整个周末他们都没能看到金头发的斯莱特林。

马尔福那个混蛋,整整两天的时间连地窖门都不出,罗恩忍不住吐槽,原来私底下他是个宅男吗?

 

周末没有抓到人,他们只好等到周一,周一上午的魔药课正好是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一起上的。于是周一早上所有来得早的人,都能看到罗恩和哈利像门神一样站在魔药教室两边,赫敏抱着他们的奇怪炮筒站在不远的地方盯着地窖过来的方向。

 

又一个斯莱特林小心翼翼的从哈利和罗恩中间钻进魔药教室之后,他们等了一早上的目标终于迈着拖沓的步子姗姗来迟了。

 

远远地,罗恩第一个开口,“嘿,站住”

 

“well,一个韦斯莱和一个波特一大早站在地窖门口,怎么?你们的禁闭终于多到晚上已经不够关,要一大早来给斯内普当看门狗了吗?”

 

高尔和克拉布给面子的笑了起来,罗恩和哈利倒像是没在意只是瞪了马尔福一眼,便突然跳起来把他的两个跟班从魔药教室门口推开,“赫敏,现在。”

 

在马尔福不知所措的惊恐目光中,格兰杰拿着奇怪的炮筒朝他发射了半天空气。最后直到上课之前,哈利和罗恩几乎用打架的方式把德拉科在门口拖了十五分钟,赫敏大概朝纠缠在一起的三人射了一百发气蛋,然后她完整的观看了哈利胡子拉碴的翻阅卷宗和罗恩起床刷牙的全过程。

 

之所以停下一方面是斯内普教授出现在了走廊尽头,另一方面是因为十年后的罗恩看起来马上要脱裤子去上厕所。

 

“所以,还是没有”

 

罗恩气喘吁吁,“我确信气蛋打到他身上了,起码二十次。”

 

“那一定是他带了什么保护或者干扰的东西,我们把那玩意拿掉,然后再试一次。”

 

“可是我们怎么能知道那是什么?马尔福那个骚包的家伙,戒指胸针一个不少,或者那干脆是他穿的什么衣服,我们难道要把他扒光吗?”罗恩抱怨

 

“对,我们可以把他扒光。”

 

“哈利”赫敏惊恐的叫道

 

“赫敏,我是说,我们,我和罗恩可以趁他身上什么都没有穿,就是洗澡的时候去偷袭他,魁地奇球场边的浴室。那个家伙从来不和别人一起洗澡,我们可以等其他人都走掉他自己去洗的时候埋伏在里面,只要隔着隐身衣用火箭炮打他一下,到时候就什么都知道了。”

 

这下跳起来的变成了罗恩,“哈利,我不要看那个白鼬的裸体。”

 

“我们只要用火箭筒打他一下就走。”

 “那我也不想。”

 

“罗恩,反正我们都是男的。”

 

“那我也不去,我怕看了白鼬的搓衣板身材会长针眼。”

 

“可是那我们还有什么办法,我总得去看看”哈利皱起了眉头,他叹了口气,从周五到现在他已经叹了无数口气,“那混蛋一定是戴了什么保护的东西,如果什么东西都没有十年火箭炮打中他我们又什么都没看见,那意味着什么?那岂不是说十年后他……”哈利说不下去了。

 

“好吧,哈利,说实话虽然我讨厌那个臭白鼬,但是纯粹是因为那混蛋老是找我们的麻烦,倒不是说我觉得他是个多么坏的家伙,十年之后我们才24岁,我也没法想象那时候他已经……”

 

赫敏一锤定音,“像马尔福那种家庭,身上当然不会少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别想太多了,明天晚上的魁地奇集训,结束后我会把炮筒和隐身衣给你俩带到球场上的。”

 

(未完待续)

小脑洞,明天或者今天晚一点更后半部分,希望喜欢^_^

评论(16)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