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乌龙麦旋风

当我们谈论性时,我们想到了什么

【Drarry】十年火箭炮(中)

5.

“你有没有觉得哈利波特最近怪怪的”追求手布雷斯绕了一个圈,把扫帚停在德拉科旁边。德拉科顺着布雷斯的目光望去,正好看到哈利慌慌张张低下头,“没有,现在是练习赛,布雷斯你很闲吗?”

 

拉高了扫帚,德拉科绕着场地边缘开始巡视,哈利波特确实怪怪的,今天一整天,他一直在盯着自己,搞得自己都没心情去找他麻烦了。

人家不看你你去人家眼前转,对方天天盯着你你又嫌麻烦,德拉科晃了晃脑袋,想把这怪念头从脑子里晃出去,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怪贱的。

 

训练结束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大半,哈利和罗恩拿着赫敏送过来的火箭筒和隐身衣在格兰芬多更衣室里等待,对面斯莱特林更衣室除了马尔福之外的最后一个人也离开了。

 
二年级的时候哈利就注意到了,马尔福这个少爷病从来不会和别人一起使用浴室,每次训练结束他都会在球场上飞一会儿,等其他人全都走了再去洗澡,斯莱特林们也顺着他的习惯,每次训练结束赶忙洗漱离开。

  
  
趁着斯莱特林最后一个人离开,哈利和罗恩从没有关严的大溜进了对面的更衣室,两个人蹲在淋浴喷头的对面盖好隐身衣,朝旁边施了几个静音咒。

 

虽然知道对方看不见也听不见,但是德拉科走进更衣室的时候,哈利还是紧张的屏住了呼吸。

 

马尔福刚刚不知道去哪里乱飞了一通,早上打了发蜡的头发现在已经彻底散了,略长的发丝斜斜的垂下来遮住了半边的眼睛,

 

他或许是想着更衣室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便没有点亮头顶的大灯,而是挥挥手让一侧的壁灯亮了起来。

 

14岁的斯莱特林少年比同龄人高一点,壁灯的光斜斜穿过头发在他的脸上投下交错的阴影,他单手解下袍子上的扣子,皱着眉头将它丢到一边的凳子上。

 

“他一个人的时候也这么一脸不高兴吗?”确定外面的人听不到自己的动静,罗恩忍不住吐槽起来。

 

丢掉外袍后德拉科接着把球衣从脑袋上扯下来,穿着一条单裤转身朝哈利和罗恩藏身的浴室走来,

 

“我操我操,哈利我紧张了”

 

“闭嘴”

 

“我以为他会是白斩鸡,没想到居然还有腹肌。”

 

“好歹是魁地奇找球手”

 

“啊啊啊哈利他是不是脱裤子了,我不敢睁眼”

 

“闭嘴,罗恩,他没有,你要是再叫静音咒也阻止不了马尔福发现然后杀了你”

 

“妈呀,我这辈子还没偷窥过别人洗澡呢,这让乔治和弗雷德知道了,他们能嘲笑我20年”

 

“罗恩,现在,把火箭炮拿出来”

  
  
“什么,诶好”

 

“啊你别把隐身衣掀开”

 

“我不掀开怎么瞄准他”

 

“从下面”

  
  
“你挡住了我的胳膊”

 

“我怎么扯不动”

 

“你的脚罗恩”

 

“啊斗篷”

 

隐身斗篷遮住两个半大的少年还是困难,哈利用力一扯,一角斗篷挂着罗恩的鞋子整个被掀到了地上。

 

“谁?”德拉科气急败坏的扯过旁边的毛巾,“哈!格兰芬多终于变态到偷窥别人洗澡了吗?”

 

哈利一把扯过罗恩,“快,就现在”

 

德拉科的指责划过浴室里的蒸汽落到地上,对面两个人谁也没有理他

 

“罗恩你看到什么了吗?”

 

“哈利,你看到什么了吗?”

 

哈利睁大眼睛愣了一会儿,像是突然被人电了一下,从地上直接窜了起来,什么也没管的风一样的冲出了浴室,随后,罗恩捡起隐身衣和炮筒也跳了起来,“哈利”

 

两个人就和来时一样迅速的走了,被撞开的大门晃了晃,冷风灌进来吹得旁边的壁灯灯影摇晃,两个格兰芬多没有人想到顺手把门关上。

 

德拉科关掉水龙头,从浴室里探出头看了看门口凳子上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敞开的大门,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伸出去一只手,“魔杖飞来,德拉科的魔杖飞来”“德拉科马尔福的魔杖飞来”,魔杖嗖的一下从衣服堆里飞了出来,“速速关门”

 

门扇关上带起的风冻得德拉科又是一抖,“fuck potter”

 

 

6.

自那天从斯莱特林更衣室冲出来之后,哈利以为他和罗恩的变态小动作很快就会传遍整个霍格沃茨,但是第二天上课却是出乎意料的一片平静。

 

所有人都能看出哈利波特和德拉科马尔福之间有那么点奇怪,不像前两天,奇怪的是波特一个人,今天就连马尔福也有点不太像自己。

 

下午又是一节无聊的魔法史课,哈利靠在墙上昏昏欲睡,罗恩已经在旁边打起了呼噜,盯了一会儿台上的宾斯教授,他把目光移向了斜前方的金头发少年。

 

德拉科正在津津有味的看一本书,但显然不是魔法史课本,他右手捏着一根羽毛笔,今天没抹发胶的头发随着身体的动作微微晃动着。

 

哈利盯着那金色的头发,被困意包裹的脑袋有点恍惚,他有说过自己觉得马尔福的金头发好看吗?事实上他一直觉得对方的头发漂亮,若是在有太阳的时候有打魁地奇比赛,那个反着光的金脑袋比金色飞贼还要晃眼睛。

 

他又想起了只见过一次的卢修斯马尔福,德拉科比他爸爸的头发颜色还要浅一点,他将来也会留长发吗?

 

于是他又想象起一个长大了的德拉科留长发的模样。想着想着哈利突然闭上眼睛。

 

他对未来的无数设想里,期末的魁地奇他要战胜马尔福拿到金色飞贼,毕业的newt考试他要比马尔福拿到更多的分数,成为奥罗之后他要盯着那个坏小子让他不能私藏黑魔法物品,等自己的儿子上了学他要好好教育对方不能让另一个金头发的坏小鬼欺负了。

 
  
在他贫瘠的人生想象里,那个一直和自己作对的死白鼬虽然没扮演过什么好角色,但是他从来没想过没有对方的未来。

 
  
哈利波特奇怪的消沉已经持续一个礼拜了,在他又一次拒绝罗恩周末去霍格莫得的时候,罗恩终于忍不住把他拽到了旁边。

 
 
“哈利,要我说,你不用这样。我承认,现在我觉得那个马尔福其实也没那么讨厌的,除了找咱俩的麻烦对别人甚至算得上彬彬有礼,但是有时候我们也不能控制全部的东西是不是?我妈妈说现在巫师的儿童死亡率是5.5%,也就是说一百个小巫师里就会有五个活不到成年。我舅妈的堂弟的儿子前年就突然死了,原因是吃布丁噎住了嗓子。虽然我这么说显得有点不太好,但是马尔福毕竟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不是吗?”

 
“当然有关系,罗恩,我们可是死对头,你能想象没有死对头的生活吗?”

 
 
“嗯”罗恩犹豫了一下,“我不是针对马尔福,但是如果再也没有人找我麻烦,我高兴还来不及。”

 
 
(未完待续)
 
 
 
失眠ing,但是没写完,恐怕还有一个下

评论(5)

热度(226)